对话花总:远走土耳其,直面军火商,“口罩猎

时间:2020-05-11 12:16       来源: 未知

近日,纪录片《口罩猎人》走红网络。纪录片中,林栋携巨款深入土耳其黑市,与当地军火商进行合作,采购口罩和熔喷布运回国内。他日常使用奔驰轿车,入住豪华酒店,雇佣带枪的保镖,也得到舆论热议。

正当林栋被视作“抗疫明星”时,又有人曝出他采购的口罩质量不合格,关联公司涉及多起欠薪。对此,林栋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舆论压力给我造成伤害和困扰,我非常不适应。如果我存在任何违法违规问题,应当由相关部门作裁决。”

《口罩猎人》拍摄者、媒体人“花总”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林栋从土耳其采购的1000多万个口罩因不符合中国标准无法交付,亏了1000万元。在他看来,林栋虽然做着上亿元的生意,却显得很孤单。

商人林栋。图为纪录片《口罩猎人》剧照。

口罩不合格?

在纪录片中,林栋称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利用人脉和资源,向全世界卖了1亿个口罩。

据澎湃新闻报道,林栋担任法人代表的深圳市思瑞健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瑞健康”)一名前员工表示,疫情初期,林栋从国外运回来1000多万个口罩,曾因为资质问题被海关扣押了一段时间,并且这些口罩“连灰尘都防不了”“在分装时不做消毒”。该员工还表示,一个口罩的成本加上运费、清关费才几毛钱,却卖3块钱。

此外,深圳市瑞医医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医医学”)湖南分公司多名前员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报料,他们被林栋关联公司拖欠工资,劳动仲裁诉请于去年10月获法院支持,不过仍未拿到工资。

对此,林栋今年4月30日发声明称:“疫情初期受客户委托,运回国的一次性医用防护口罩已交付,未收到口罩质量问题反馈。”

林栋表示:“关于个别公众号通过与我存在商业纠纷关联的利益投稿人单一方面口径,不客观不公正不完整,夸大事实编造故事,已委派律师交涉。关于我过去的历史商业纠纷(与当前防疫物资业务无关)已经全部交由律师协调处理,商业争议部分我们交给仲裁,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评判公正。”

林栋还称:“因为疫情防控的高度紧急状态,我在2月8日接受客户委派,只身合法出境来到土耳其,其间分别通过南美和中东以及土耳其运送一次性医用和防护口罩回国,并已交付给相关客户,至今未收到相关部门、客户反馈所采购口罩的质量问题。”

在纪录片中,林栋及其助理前往土耳其一个卖家的仓库看货,发现该卖家售卖的“熔喷布”只是普通的无纺布,制造的口罩不合格。口罩外包装上印着质检合格的标记。卖家却理直气壮,说这只是为了方便出口。林栋表示“这个质量完全不行”,交易也没有完成。

劳资纠纷

思瑞健康官网显示:“思瑞是中国零售药店行业占有率最大的电子处方服务企业,也是远程医疗本地化的重要推动者。”

瑞医医学湖南分公司一名前员工告诉本报记者,该公司在长沙办公,主营业务之一是视频问诊APP平台。湖南分公司的业务是处理平台上的订单,并联系新疆那边的人员开处方。

她说:“湖南这边是刚毕业的学生在处理订单,新疆那边开处方的是不是医生,就不清楚了。”

有自媒体撰文指出,2019年8月,林栋和他的合作伙伴黄超明拖欠签约医生们的工资就已经超过100万元,因为给不出工资,医生们集体退出。

上述瑞医医学湖南分公司前员工说,2019年5月,湖南分公司45名员工突然被迫离职,自己被欠薪4个月,最长的被欠薪8个月,每个月工资是8000元。

“用户使用这个平台问诊时,平台不收费,一直是亏损的状态,只是为了跑出好看的数据给意向投资商看。”她表示,“公司还欠了很多乡村医生和供应商的钱。”

她说:“我们长沙的办公室租的是5A甲级写字楼,租用戴尔笔记本电脑。我们被迫离职后,公司还欠几万元物业费,我们是做贼一样撤场的。”

她提供给记者的聊天记录显示,去年8月21日,林栋在维权群中表示:“瑞医医学因为融资原因需要停止运行,可能进入企业清算程序,需要全面裁员。目前股东意见不统一,需要继续等待决定。我个人希望现有团队能考虑加入我私人企业思瑞健康,主要业务是电子处方,是一家营利性企业,加入以后我们尽快调整节奏和恢复工作方向。”

不过,这未得到员工认可,员工向法院提起仲裁。

2019年9月至11月,瑞医医学作为被告涉及18起劳动争议案件。判决书显示,18名瑞医医学前员工的工资诉求获得法院全部或部分支持。

上述前员工表示:“我们向法院申请仲裁后,黄超明提出支付一半工资,前提是撤诉,目前长沙这边还有20人左右不同意,一分钱没拿到。”

对于上述劳资纠纷,林栋4月30日发声明称:“关于网络上提及我个人名下的相关企业存在部分劳动仲裁、商业合同导致的限制高消费事宜,已处理完结,陆续解限并退出相关历史企业。”

记者注意到,林栋曾是瑞医医学的股东,但于2019年9月退股。目前,该公司法人代表、第一大股东是黄超明。

“林栋会包装自己,会圈钱。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他还租了一栋亿元级别的房子,对外宣传是买的,用来包装自己。”上述前员工说。

“我一定需要赚钱”

“我做生意的价值观是我会赚钱,我也一定需要赚钱。我本来是个商人,我干的每一笔买卖都要算账。我通过算账解决国内紧迫性的口罩需求,在我看来没什么说不过去的。”林栋在纪录片《口罩猎人》中说。

天眼查显示,林栋生于广东湛江,从23岁创业至今,目前年龄30岁左右。他是思瑞健康等4家公司法人代表。

记者注意到,去年10月,因存在买卖合同纠纷,林栋被深圳市南山区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去年11月至今年4月,思瑞健康多次作为被执行人,被深圳市南山区法院立案执行,具体情形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5月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拨通了林栋的电话,他只是回应称:“我不是公众人物,不想曝光。这些舆论压力给我造成伤害和困扰,我非常不适应。关于我的全部问题,涉及法律部分交由律师交涉。如果我存在任何违法违规问题,应当由相关部门作裁决,而不是利用或者编造文章博取曝光,影响舆论导向和不了解事实的公众。劳动仲裁的信息可以在公开网站查询,是否处理完结请自行查询。”

《口罩猎人》拍摄者“花总”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林栋是一个商人,在疫情期间做高风险的事情,我想他有自己的判断。”

他认为林栋是他见过的最复杂的人,同时非常紧绷,每天生意像过山车一样,压力非常大。“他也会喝酒让自己放松一些。有一天我去酒店见他的时候,房间门口堆满了酒瓶。”

记者注意到,林栋入选了“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医疗、健康和科技领域)”,和他一起入选该榜的有杨树、李晓鹏等知名教授,以及一些医疗公司创始人。

一名自称是林栋校友的人士告诉记者,林栋是她在广西艺术学院的学长,长得帅。“他从广西艺术学院广告学专业毕业后,开过摄影公司,并创业多次,之后从业医疗外贸行业八年。”

在《口罩猎人》中,林栋说他想参与建立市场秩序:“不仅仅是土耳其市场混乱,整个全球的医疗物资链都很混乱。我们如果要继续做下去的话,肯定要遵从建立市场秩序的一个参与角色。如果我离开了参与角色,可能会面临淘汰。”

林栋在纪录片中称,他想参与建立市场秩序。图为纪录片《口罩猎人》截图。

对话“花总”:“林栋是我见过的最复杂的人”

5月7日,《口罩猎人》拍摄者“花总”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讲述了他对林栋的观察。他说自己曾和林栋交流过口罩质量、“欠薪”等问题,在动辄几千万上亿元的生意面前,林栋显得紧绷,也很孤单。

记者:有人举报林栋运回的口罩质量不合格。

花总:我看到自媒体的文章,这是林栋的一个合伙人报的料,但看下来感觉在证据的呈现方面是不够的。今天我看到前员工提供给澎湃新闻的视频,比如画面中所指“口罩”的外包装是“SHOE COVERS”,意为鞋套,看起来图文不符。

林栋也转发了澎湃新闻的报道给我,说看到了很生气,要写一个声明。他的原话是:“我看到了有人质疑我口罩的质量,想发一个声明,避免有人继续搞我。好累啊。那些口罩是我在疫情高峰期,从中间商手中采购的,因为质量标准认证不同,无法交付,一直放在仓库,亏了一千万。”在纪录片中,他也说到采购第一批口罩时被坑了,国内不认土耳其的标准,亏了1000万元。

记者:你跟拍期间,林栋主要在做什么?

花总:我跟拍的过程中,他最多的精力用于寻找熔喷布的货源。他说土耳其低质量的口罩比较多,所以他才考虑采购熔喷布。找熔喷布的时候也不断遇到以次充好的情况,我每天都听到他抱怨。

林栋采购的口罩占的比例很小,主要是熔喷布,我跟拍他的12天时间中,他去了一些口罩工厂,但没有采购,他提到之前买过1500万个口罩。至于他卖熔喷布赚了多少钱,我并不清楚。

记者:他有没有和你提到“欠薪”的事情?

花总:提过,片子播出后有观众说这事,我也问他了。他的说法是,之前他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有一些矛盾,虽然他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实际上这个公司不是他的。

记者:你怎么评价林栋?

花总:第一点,他是一个商人,在疫情期间做高风险的事情,我想他有自己的判断。我是一个记录的人,无法对他做道德审判。如果下一次还有机会,我想去记录他的另外一面。他很吸引我,无论是他做的事情,还是从性格上,都很有代表意义。

他很复杂,也很纠结,有故事性。他是我见过的最复杂的人,复杂的故事与人性是观察者的宝藏。

记者:你曾说他“非常紧绷”,为什么这么说?

花总:那么大的压力肯定会紧绷。压力来源于他要找到原料去交付。每天像坐过山车一样,压力非常大。动辄几千万上亿元的生意面前,有压力也是正常的。我也感觉他很孤单。

有一天林栋突然问我:“花总你孤单吗?”一定是很孤单的人才会问这个问题,他有压力却没人去说。

他也会喝酒让自己放松一些。有一天我去酒店见他的时候,房间门口堆满了酒瓶。我问他“是不是你喝的”,他说“可能是吧”。

记者:你希望林栋尽快回国吗?

花总:我希望他能安全回国,这样我也可以拍后续的视频。但他现在没法回来,也不是说怕有人找他麻烦,而是土耳其疫情尚未稳定,航空基本停滞。

我还是想和他保持一定距离,昨天他让我帮他发声明,我告诉他找律师发,不应该由我来做这个事情。

我也希望他能像他说的一样,不赚黑心钱,在意质量,不把坏东西卖回国内。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请看见并记住“鲍毓明案”暴露的问题